欢迎访问:伊人大香蕉久久网118-大香蕉视频手机版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被凌辱的绿帽情节男人的女人

被凌辱的绿帽情节男人的女人



下午一点多,独自忙完了店铺里的业务,关闭了店门,走出商场。妻子已经离开一整天了,对外是说,年底到了,妻子外出收帐,但只有我知道,贤惠美丽的妻子现在正在哪里,做着什么。

  走在路上,心里想着那一张张计算机里男生们所传来的图片上,那被深色肤色的年轻男性躯体所围绕的熟美的白嫩胴体,悸动的心绪就无法平复,一天中,我无数次将白色的液体喷洒在播放着传来图片的计算机屏幕和键盘上。

  踩着步道板上的碎雪,伴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来到了一家位于哈市某小区里的烧烤店,由于天气和时段的原因,长条型的餐区里十几张台子只有三、四桌客人,虽然店内的暖气很热,但空旷的大堂和外面凄冷的天气辉映着,还是给人一种寂寥萧索的感觉。

  这家店我已经来过几次了,餐区里每个台位之间都用半人高的北方红砖以矮墙式的隔断分开,既体现了独特的装饰风格,又保证了就餐的私密性。我选了一张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随意地点了几样烧烤和两瓶啤酒,拿出烟盒,点燃了香烟,上身靠在背后的隔断上,一边吸着烟,一边平复着悸动的心绪。可能是心理原因吧,尽管餐区里的暖气很热,但我的双手一直感觉是凉凉的,微微颤抖着。

  我一手夹着烟,一手端起酒杯,小口的品味着啤酒的滋味,望着饭店窗外对面的一栋居民楼,二楼左起第四个,在白天还紧拉着米色窗帘的窗口。虽然两栋楼之间的距离有二十米左右,但用心的我还是清楚地看到,那紧拉着的窗帘在时快时慢的不停地抖动着。

  我清楚地知道,窗后是两幅米色的、宽大阻光的丝绒落地窗帘,在窗帘后不到半米距离的深褐色实木地板上,横摆着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双人床;我还知道,窗后的房子是一套两室一厅,带卫浴的,装修高档、设施齐全的舒适出租房;我也知道,里面的租户是两个在校就读的二十三、四岁的大学男生。

  我之所以知道得这么详细,是因为我自己还有带着妻子一起去过几次,而我现在坐的位置,也是房里租住的一个男生向我推荐的。从我所坐的位置,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套单元房的窗口,我美丽丰满的妻子,现在也正和我隔着几十米的距离,身在这套大学男生租住的单元房间里。

  随着对面二楼窗口不停抖动着的窗帘和指尖袅袅升起的烟雾,我的思绪也缓缓地飘逸着,从前的一幕幕又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中……我叫赵山,今年三十七岁,一米七十多的身高,一百四十斤的体重,虽然不算壮实,但阴茎生得特别粗大,性欲也特别旺盛。处对象和刚结婚那会儿,基本上每天都要操妻子最少两次。

  婚后,我和妻子一起经营着一间食品批发店,孩子由父母照顾。店里的生意不错,我们夫妻感情也很好,空闲时间也很多。结婚十多年了,只是现在在性爱上就有些索然无味、按部就班了,有时一周也做不了一次爱。

  妻子很贤惠,空闲的时候都是在收拾家务,而我由于一颗心都在妻子身上,也不喜欢出去闲逛,所以基本上都是在计算机前上网。几年前的一个偶然机会,我从和一个网友聊天的过程中,第一次接触到了淫妻交换这个名词,当时听着网友描述如何让同好去勾引自己妻子的过程,我久无反应的阴茎竟然不觉间勃起了。

  当时也没深谈,但就是这几句简单的交流,就让我在当天夜里把妻子酣畅淋漓的操干了一次。我当时的脑海里不断地想象着陌生男人操干妻子的景像,心里充满了酸涩刺激的感觉,下体的阴茎被脑中的景像刺激得挺立粗大,快速的抽插着妻子水滑柔嫩的阴道。

  那天,我第一次大力拍打了妻子宽大圆润的臀瓣,第一次用「婊子」、「骚货」辱骂了妻子。我也感受到妻子在我动作和语言的刺激下,阴道内的悸动……激情过后,我汗水淋漓的趴伏在由于激烈性交而沉沉睡去的妻子那成熟丰满的胴体上,大口的喘息着,回味着高潮的余韵。

  从那天晚上起,我就走入了淫妻老公的行列,并沉迷于淫妻所带来的刺激与快感中。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以及与淫妻同好的交流,我了解了自己的兴奋点在于感受妻子被男人猥亵和操弄时的快感,而且妻子被男人淫弄的过程越深入、越隐晦,我就越兴奋,从此我就开始了自己享受淫妻快感的旅程。



  我妻子比我小两岁,今年三十五,一米六九的身高,体重一百五十斤,属于白皙丰满类型的熟女。披肩长发,大部份时间都是盘在脑后,乳房丰满,臀部圆润,皮肤特别好,白嫩光滑。在灯下观赏妻子的胴体时,皮肤上好似有一种珍珠般的光泽,抚摸上去有一种丝绸一样的光滑温润的质感——这是操过我妻子的单男们的一致评价。

  鹅蛋圆的脸型,细眉丰唇,长相完美地契合了当下熟女人妻的标准,这也是单男在与妻子深入交流后给出的评价。虽然妻子接触过不少单男了,每次或我陪伴,或她独自,但每次知道妻子被男人猥亵赏玩时,我都悸动不已。

  但这次是妻子出门时间最长的一次,以前最多就是在外面过夜而已。之前的几个单男都在三、四十岁左右,这次几个男生是妻子第一次接触,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单男。以前基本上算是与同龄人交流,但这次送妻子来时,妻子第一次有些犹豫旁徨了。方式也是最新颖的一次,虽然我不在现场,但每天男生们都会把实时的图片和现场的情况,用文字在网上与我交流。

  通过交流我得知,两个男生这天都请了假,一整天除了外出采购和娱乐,其它时间他们都与妻子都在房内不停地做爱,而且房内的家务和做饭都是妻子打理的。就是在这时,妻子也不能幸免,有两张图片就是照的妻子在趴着擦地和站着炒菜时,半裸着被男生从背后位插入时的画面。

  「大哥,您的烧烤完事了。」上菜服务生的话语拉回了我飘飞的思绪。

  我摁灭手间的烟头,笑着点头,示意服务生把烤品放在餐桌上。这时是下午两点左右,可能是由于天气的原因,餐区内算上我只剩下两桌客人,服务生上好菜后就回后厨坐着聊天去了,餐厅内的氛围显得静谧而冷清。

  「我到楼下烧烤店了。」我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就一边吃着烧烤,一边等待着。

  二十多分钟以后,随着店门的响声,伴着室外一股清冷的空气,一个男生跺着脚走进烧烤店里。男生一边把羽绒服的帽子摘到脑后,一边快速的搓着被冷风吹红的双手,用目光在餐厅内四下张望着。

  我抬眼望去,正是对面二楼出租房里的两个男生之一,叫王强。

  王强是吉林人,在学府路上的一所大学念大二,其他三人也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两人中,我最先认识的就是王强。本来学校是有宿舍的,但是他们为了平时玩着方便,所以就一起在外租了这套房子。两个人的家境,在他们当地不是干部就是经商,所以经济方面两人都很宽裕,他们不但选择了这套地段、装修都不错的房子,而且里面的电器和家具都是两人摊钱买的。

  我第一次去他们的房子时,是王强邀请并带我去的,当时另一个人因为上课等原因,正好没在。他们租住的是一套两室一厅、宽大卫浴的单元房,进门是一道玄关,左侧是厨房和保温阳台,右侧是客厅,客厅正对着就是两间卧室和洗手间。整间屋子虽然装饰风格老一些,但装饰材料都不错,深色系的装饰风格给人一种舒适温馨的感觉。

  电器和家具倒没有让我太多关注,主要是那间关着实木屋门的小卧室。进屋后王强把我让到客厅的转角沙发上坐下,然后从客厅的吧台里拿出两罐啤酒,递给我一罐,我们就坐在沙发上闲聊着。

  「赵哥,给你看看我们哥几个置办的好东西呀!」聊了一会,王强神秘的对我说。

  「哦,那得看看。方便吗?」王强说话时猥琐神秘的表情,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毕竟浸淫日久,我了解只有在聊到与性有关的话题时,男人才会出现这种表情,这也是一种心有灵犀吧!

  「呵呵,赵哥客气了,以后我们要和嫂子亲近亲近,还得靠你关照呢!」王强之前看过我提供的妻子的生活和性爱照片,深深的被我妻子浑身散发的熟女风韵所折服了,所以为了有朝一日能一亲芳泽,对我是恭敬有加,只是一提到我妻子时就掩饰不住眼里绿色的火光。而我每次感觉到王强对妻子的欲望时,总是浑身被一种酸涩渴望的感觉所围绕,心里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刺激。


  王强一边说着,一边和我先后起身,来到右侧小卧室的门前,王强向下扭动把手,往里侧推开屋门,在光线明亮的客厅对照下,小屋里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亮。王强回头看着我疑惑不解的目光,「嘿嘿」一笑,伸手在里侧门框的右边一按灯光开关,屋内吊棚四角四盏乳黄色的小射灯顿时亮了起来。

  我随着王强走进这间二十多平米,正方形的卧室。虽然室内射灯的光线还是昏暗,但看清屋内布置是没问题了,而且昏暗的灯光也增加了屋内暧昧的气息。

  我站在王强身旁,四下的打量着小卧室里的装饰和布置。

  在屋内塑钢窗的位置,被一整幅宽大的长方形油画把整个室内的外来光线都阻挡在了室外,如果不开灯的话,那室内真就是一片漆黑。油画是一幅人物画,一个穿着碎花和服、被捆乳绑臂的熟女半裸着跪坐在榻榻米上,熟女丰满白嫩的肉体被麻绳勒得鼓胀挺立的乳房,和服下半裸出来叠压在一起的肉感大腿,配上室内昏暗暧昧的气氛,给我以强烈的感官冲击。

  我下意识的走近两步,在我的脑海中,妻子的容貌竟然与画中的诱人熟女重合了起来,想象着妻子衣衫半裸,被捆绑着让男人赏玩揉捏的样子,我的心里燥热难耐。

  「赵哥,赵哥……怎么了?」王强用手拉了一下楞神的我,关切的问着。

  「哦,呵呵,没事。这幅画很好呀,有创意。」「哦,呵呵。」王强意味深长的了然一笑:「这是胖子那小子他爸的,他爸做生意,就喜欢玩女人,这小子看着好玩,就让他给顺来了。」胖子是四个男生之一,名叫孙虎,家在满洲里,家里做边贸生意的,胖子是他的外号,人长得白白胖胖。随着王强的介绍,我的目光从挡窗的色情油画上移开,开始打量着这间他们几人精心打造的房间。

  这间屋子天棚是茶色玻璃吊顶,宽大的茶色玻璃把室内的景物清晰的倒映在天棚上,四周的墙壁都是用粉红色的壁布包裹着的。地板上不同于外间,铺的都是暗红色的泡沫地板。在门后靠墙的位置摆放着一张钢管式的单人床,上面没有被褥,只有一张碎花的席梦思单人床垫。

  在里侧床头的位置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条形床头柜,柜体由三层长方形的大抽屉组成。在屋子的中间摆放着一组黑漆钢管的长方形框架,框架高两米左右、宽半米,在框架钢管的各个位置上还固定有很多个黑色的圆环,我看出这就是玩SM吊挂捆绑用的。

  「赵哥,你看这些装备如何?」王强走到床头柜前,把三个大抽屉一下都拉了开来。抽屉里分门别类的装满了各种绳子、性爱玩具、情趣内衣、催情药等。

  「赵哥,怎么样,能让嫂子舒服不?」王强看着我,嘻笑的问着。

  「呵呵,现在的男生挺会玩呀!」

  「赵哥,这间屋子的六面,我们都让人做了隔音处理,就算里面爽翻天,外面也听不到,绝对安全。」

  闲聊着,我又和王强在客厅坐了一会,就起身离开了。这是我第一次去他们的房子走动。

  看着正在四下张望的王强,我抬手挥了挥:「哥们,我在这。」王强听到我的招呼,连忙笑着走到我对面:「赵哥,不好意思,来慢了,久等了。呵呵!」说着就坐在了我的对面。

  「没事,我正好坐在这里吃点东西。呵呵,怎么才过来?」从王强他们租住的单元楼过来,就是再慢,十分钟也到了。

  王强摸着头发,「嘿嘿」的笑着:「赵哥别介意,嫂子的身子真是太嫩了,爱不释手呀!中午吃完饭,胖子就把嫂子抱到大屋的床上操起来了,这小子吃了药,玩到快两点才从嫂子身上下来。他妈的,憋死我了。」王强没注意到我的左手已经从桌面上拿到了桌面下,大口的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道:「我看见他从屋里出来,就马上钻进屋,我操,嫂子在床上头朝着窗帘,大白腿劈着,屄口张着,精液都流出来了。我哪受得了呀,脱下裤衩,就把嫂子翻个身,压着嫂子的大白屁股就操上了。嘿嘿,嫂子屄里又滑又暖,屄肉还一缩一缩的,操得真他妈爽!」王强边撸着串,边给我讲述着他们下午轮奸妻子的过程。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猜到了,因为我闻到在他身上还隐约的散发着妻子阴部特有的尿骚味,毕竟我操了妻子十几年,这种味道就是再淡,我也是很敏感。

  「这不,接到赵哥你的短信,我赶紧放了一炮就跑来了,我出来时,胖子这货又进屋里了。嘿嘿……」

  听着王强的讲述,我桌下的手已经拉开裤链,伸进保暖裤里撸动着肿大的阴茎,我彷佛看到孙虎那二百多斤的身子在妻子身体上压迫冲击的画面,而丰满的妻子则被奸淫得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正在我和王强聊天的时候,店门响动,妻子在孙虎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孙虎携着我的妻子走进烧烤店,妻子上身穿了一件低开大翻领,下摆齐臀的紫黑色貂皮外套,外套下丰满的大腿裹着薄薄的黑色丝袜,膝盖以下是一双黑色的女士高腰高跟皮靴。妻子平时总是盘起的栗色长发,现在则是一款波浪式的发型,烫着大卷,披散在貂皮外套的衣领上。光洁圆润的额头,细细的弯眉,长长的睫毛下,春水荡漾的杏眼,精致小巧的琼鼻,涂着艳红色唇膏的丰唇,鹅蛋型脸庞的白嫩肌肤上,泛着红晕的两颊。

  在貂皮外套大翻领中间裸露出的白皙的深深的沟壑,让我的眼前一阵迷离。

  我彷佛看到妻子眼角原来因为年龄的关系,眼角泛起的几丝鱼尾纹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妻子现在性感诱人的样子,使我始终无法与两天前穿着典雅、贤淑端庄,三十多岁人妻的形象重合在一起。

  「呵呵,好哇,赵哥,实在不好意思,都是我耽误了,让嫂子下来晚了,我自罚一杯。」孙虎看到我后,松开了携着妻子的手臂,亲近而歉意的和我打着招呼,说罢,端起王强面前斟满啤酒的口杯,一饮而尽。

  孙虎二十一、二岁,一米八几的身高,圆圆的肉脑袋,剃着寸头,浓眉小圆眼睛,短鼻梁,一双厚长的嘴唇,长得白白胖胖,二百多斤的体重,虽说长得身高体壮,但长相给人一种憨厚直爽的印象,正好与王强瘦小圆滑形成了对比。

  「呵呵,没事,我和小王也坐着,没耽误吃。」说笑间,妻子坐在了我的身边,孙虎和王强并排坐在我们夫妻的对面。我们四人随意的聊着天,在外人看来,就象是哥嫂和两个弟弟在聚餐闲聊一样,只有我们的心里清楚,就在不久之前,两个弟弟的鸡巴还在性感诱人的嫂子的下体之中纵横驰骋……

  我一手夹着王强递过来的香烟,一手伸进妻子的貂皮外套里面,隔着丝绸材质的内衣紧紧地搂着妻子肉感温软的腰肢,把妻子的上身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侧。

  鼻腔里充斥着妻子身上浓浓的玫瑰香水味道,妻子以前身上洒的都是茉莉清香型的香水,但今天妻子艳红的唇膏、指甲油、浓重的香水味,显然更符合我心里淫妻的形象。

  我的视觉和感官被妻子性感的装扮撩拨得亢奋不以,刺激得我加重了在妻子腰间揉搓的那只手的幅度和力度。一想到就在不久之前,妻子还用她的肉体去迎合和满足着坐在我们对面那两个男生的揉搓和性欲时,我的心里一瞬间充满了嫉妒和酸酸的不平。

  我突然大力地扭掐着妻子腰间的嫩肉,心里充满了凌辱与发泄的快感,『陈淑娴,你这个贱货、骚屄、婊子,掐死你!』我的手扭动着妻子腰间的嫩肉,心里愤愤的想着。尽管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默许和促成的,但也平复不了心中凌辱与报复妻子的欲望,一瞬间,我彷佛感到了淫妻交换的本质在哪里了。

  妻子由于感受到了我手间传来的暴虐,但无奈上身被我紧紧的搂着,只能在我的身侧无助地小幅度不停地扭捏着丰满的身体。「嗯……老公,不要……痛,嗯……」妻子低着布满红晕的美丽脸颊,小声的不停地呻吟和哀求着我。看到妻子痛苦羞涩祈求的模样,我心里无比的快慰与满足,充满了欲望发泄时的舒畅。

  「呵呵,还是大哥会玩呀!」看见妻子在我怀里扭捏着,王强调笑道。

  「呵呵,那是,好玩不过嫂子嘛!」孙虎也凑趣道。

  被他俩调笑的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松开妻子外套下扭着的手指,用手心为妻子揉着,「老婆,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我贴着妻子的耳畔,轻声的说着。

  「没事,老公,我知道你喜欢这样。」妻子吐着热气,在我耳边呢喃细语的回应着我,然后扭头对着两个男生说道:「你们还不如你们姐夫呢,这几天都折腾死我了。」孙虎和王强摸着鼻子,低头笑着。

  这两个男生,平时的时候与网上和操女人时截然不同,显得很拘谨和彬彬有礼,这也是我为什么放心让妻子和他们在一起两天的原因,毕竟这只是玩玩,谁也不会把自己的妻子交给真正的流氓。

  「啊……」忽然妻子浑身一紧,一声低呼。我低头一看,坐在对面外侧的孙虎正低下身,在桌下伸出胖大的双手把妻子垂在座位下的一条美腿抬了起来,然后顺势脱掉了妻子的高跟皮靴,把妻子裹着黑丝的小腿放在他并拢的大腿上,手里不停地把玩揉搓着妻子的玉足,并拉开了裤链,掏出他肿胀勃起的粗短鸡巴,用妻子裹着黑丝的足心磨搓享受着,嘴里还不时的「嘶嘶」不停地唏嘘不已。

  「操,你真他妈会玩这个骚货。」王强看到孙虎玩弄猥亵着妻子的玉足也鸡痒难耐,学着孙虎的样子把妻子的另一只腿抬起,在桌下褪掉皮靴,掏出鸡巴用妻子的黑丝美足淫弄起来。

  「啊……讨厌呀,这是在外面,求求你们了,快松开……」妻子感到从脚心和腿间传来的一阵阵坚硬和温热,伴随着阵阵酥麻的感觉,在烧烤店的餐厅内羞涩的不断地祈求着两个裸露生殖器的男生。而妻子的难堪和祈求更激发了两个男生凌辱熟女的欲望,不理妻子低声的哀求,快速的在妻子的美足上磨蹭着散发着尿骚味的细长和粗短的鸡巴……

  被两个男生玩弄的妻子不停地扭动着身子,无奈双腿被控,力气又没有男生们大,只能娇喘呻吟的扭捏着,缓解着从脚下传来的阵阵酥麻。「老公,啊……嗯……快让他们停下来,会被看到的。啊……」妻子已经从和我并排变成了侧搂着我的姿势,并不断地祈求期盼着我,把她从这尴尬羞耻的境地中拯救出去。

  看着两个玩得正嗨皮的男生和娇喘呻吟不止的妻子,我淫弄妻子的性趣也被勾了起来,我一手搂着妻子的脑后,与妻子湿吻着,一手伸进妻子的腿间,隔着丝袜磨搓着妻子的阴户。这时我才感觉到,原来妻子的裤袜里没有穿内裤,薄薄的裤袜阻挡不了妻子的春情,我的手掌里一片滑腻。

  「骚货,快给我撸鸡巴,快。」我挪开吻着妻子的双唇,命令着意乱情迷的妻子,「啊,不要……老公,旁边有人,会被看到的。」妻子喘息着哀求我。

  「操,看到怎么了,我又没操你屄。你撸不撸?嗯?」说着,我磨搓着妻子阴户的手掌在妻子阴蒂的部位一阵快速的搓动。

  妻子在我的淫威下,娇羞的放下一条搂着我脖颈的玉臂,温暖的小手伸进我敞开的裤裆,找寻到挺立的鸡巴,上下的随着我磨搓她阴户的节奏套弄起来……「嗤啦~~嗤啦~~」两声微不可闻的声响引起了我的注意,对这种声音我太熟悉了,这是丝袜被撕裂所特有的声音。原来是孙虎两人把妻子脚下的裤袜在脚跟部撕裂了一个圆洞,然后把勃起的鸡巴塞进丝袜的漏洞里上下的套弄着,一边享受着丝袜的顺滑摩擦,一边享受着妻子光滑脚心的嫩肉,嘴里「嘶嘶」不停地唏嘘不已。

  外面由于冬天的原因,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烧烤店里橘黄色昏暗暧昧的灯光下,一个丰满性感的熟女,正用身体满足着自己老公和两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男生的性欲,自己也被撩拨得娇喘婉转,「啊……啊……」的低吟浅唱,和野兽发情般的「嘶嘶」低吼交织萦绕在烧烤店的大堂温暖暧昧的空气中。

  公众场合的淫乱加速了高潮到来的进程,十多分钟之后,随着几声吼嘶的低叫,我和两个男生先后在妻子的手心、双足射出了浓淡不一的黏稠液体,而妻子也在一阵痉挛后瘫软在了我的怀里。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新婚的白家小院 下一篇:只约一次就爱上了?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